历史名人 >> 双沟朱氏英才
伯父与崔井村的情结
发布日期:2015-06-30 16:10:55  点击次数:1681
 

我的伯父朱德兰,在崔井村度过了童年和少年,14岁时就离开了生他养他的父母、离开了一起玩耍的孩童,来到了当时新四军创办的淮北中学读书,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从我记事起直到参军,不曾记得伯父回来过多少次,但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次。一次是1974年秋天,伯父与大哥一起回家乡。 “小双子,你四大爷回来了”,不知是哪位长辈告诉了我,我便直奔村西头而去,只见他们都穿着军装从大桃园中间的一条路走来,很是威风。那时我还小,他们也不认识我,好在大哥哥姐姐迎到他们时顺便提到了我,我才有了一块糖吃。

第二次是80年的春节,伯父俨然还是一身军装,可大哥穿的是蓝色中山装,外披军大衣,他们是回家乡过春节的,这一回我的家庭热闹景象可见一斑。

我们崔井村冬天吃水,就靠村东头这口老井供应,随着人口增多加之冬天非生活用水量大,这口百年老井似乎被“挤干”了泉水,流出是痛苦的“泪水”。每当我们打上来时,映入眼帘的是一桶“黄汤汤”,需要沉淀许久才能饮用。伯父看到这种现象后立刻询问我的父母,并走访村中一些老人。第二天一早,伯父就座着一辆“小跑车”(吉普车)进了县城,次日下午回来时,伯父面带笑容嘴里不时地念叨:“有着落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,乡亲们等着好消息吧”。

随着春节的临近,伯父和我们全家都躺佯在亲情们聚会的欢快氛围中,他同样享受着年味、亲情、真情和友善。

不记得伯父在家乡过春节住了几天,但同伯父一道过一个春节,发生的点点滴滴往事,使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转眼间春天来了,随之而来的县城打井队也在钻探,新井选址在村中部两颗古棠梨树偏西北100米处一坡岭上,一是方便全村用水,二是有落差方便水的流动。几月时许,新井打好了,当甘甜的泉水流入崔井村每家每户时,人们欢呼雀跃起来。这时,传来了我伯父病故的噩耗,兴高采烈的场面一下子凝固起来,此时全村老少的泪水和流出来的泉水一道融汇在一起,流入东大塘、汇入洪泽湖、流进东海……

崔井村是因崔姓留下的老井而得名,虽然,如今的崔井村早已不复存在,但崔井村的人们从不忘本,想必这段历史会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,永远嵌在人们的心坎里。

(贵阳:朱泽青2015.6.30

 在线留言
姓名(称谓):  *
公司名称:
联系方式: *
留言内容: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