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公告
新闻公告 >> 家族要闻
家乡的打麦场
发布日期:2017-02-28 15:19:00  点击次数:1022
 

春天似乎过的很快,还没有完全领略她的美,夏天便悠然来到身边。谷雨、立夏过后,便是小满了。在儿时的记忆里,最有吸引力的季节莫过于初夏了,它是一年收获季节的开始。每当此时,长辈们口中就念叨;小满三天望麦黄,再过三天麦上场,期盼有个好的兆头和收成。

在收麦子之前,首先要把麦场碾压好。先是用锹铲松原场地表皮土,洒上水后再洒上麦糠用碾子来回压,直自平整、无裂缝为止。整理好场地后,有时还用去年的麦秸铺在场上再用石碾滚压几遍,目的是让场地表面干燥结实,也避免第一场麦子打下来麦粒会被场表皮粘住。

场地准备好后,麦收也就到眼前了。黄金铺地、全家上阵、老少弯腰、个个争先恐后,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就像游泳池里运动员在蛙泳一样,或隐或现,白帆点点,好一派丰收繁忙的景象。

其实,收麦子只是夏收中的一个环节,重要的是把割完捆好的麦子搬到场上,那可是个苦力活。使出浑身解数,背、扛、抬、挑、板车拉全都用上了。麦子上场后,余下的事就准备开始打场了。

在炙热的大太阳下,成捆的麦子还要再打开、抖散,使之蓬松,这样好脱粒。大人们用牛拉着用青石凿成的圆柱形有棱的辘滚子在麦场上转圈,把麦粒碾压下来,这个过程最好是在中午进行,约两个小时转完一遍后,把麦草翻过来再碾一遍就行了。这时,杂乱无章的麦秸一下子变得乖顺温柔许多,整个场上像盖上一层金黄色厚厚的毯子,着实可爱,麦秸下面承载作人们的欢笑和期盼。

下一道工序便是挑场、收集、扬场了,前两项是体力活,后一项可是技术活了,扬场要讲究力度、角度、风向和抛洒面的,不是谁都能做好的,技术好的大人们脸上堆满了自信,那姿势和力量的结合,美得醉倒了多少路人少女。

当麦粒成堆归仓时,场上也收拾得干干净净,打麦场着实像个小广场一样,夜晚微风习习,凉爽宜人,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明亮,吸引着劳累一天的人们聚到场上乘凉、嗨侃、睡觉(看场)。大人们或站、或坐,有的在一起谈论白天的耕作,有说有笑、添油加醋地显摆着听到的新鲜事儿。光亮宜人的场院更是我们这些顽童们玩耍的好地方,跟大人想着法儿、编着词儿往里钻。大一点孩子有的在练自行车、有的在推桶箍、有的在砸呆子、抓色子,小一点的就在人空中窜来窜去,打闹嬉戏,跑啊、蹦啊、跳啊、唱啊,一会儿爬到麦秸垛上像滑梯一样向下滑;一会儿在麦秸垛里掏洞捉迷藏;一会儿两个人支起架子摔起跤来;享受着久违了的快乐。随着夜色层层下坠,鼾声阵阵上升,人们也都陆续散去进入了梦乡。

就这样,打麦场上的欢乐与故事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。随着时间的推移、时代的变革,打麦场原先是在生产队里,后来农村土地改革承包,就变为村民组拥有,场地也随之而变化,虽然我身处异乡,但每当这个季节来临时,有故事的打麦场就显现在我的脑海里,忙碌的嘈杂声依然在我耳边回响……

再后来,农村集中居住,土地流转,加之现代化的农耕作业,很多村庄打麦场已经淡出了农家的生活。现在早已看不到打麦场了,也找不出像儿时那般场地痛快地玩耍了。那丰收的场景、动听的故事,还有那热闹的场面成了我永远的记忆……

夏季清凉的打麦场,是那样的诱人、那样的热闹、也是那样的和谐。它伴随着我成长,让我魂牵梦绕。每当我回老家路过此处,还是下意识地向那儿张望,当年的记忆一幕慕总会浮现在眼前……

(朱泽青 2017年春于贵阳)

 在线留言
姓名(称谓):  *
公司名称:
联系方式: *
留言内容:
验证码: